当前位置:灰太狼小说网>游戏竞技>深渊归途> 第919章 外壳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919章 外壳(1 / 1)

陆凝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目标。不过在这片地区盘踞的怪物实在是太多了,一个长了很多只手的怪物在外形上并不是多么恐怖,需要留神的是这只怪物的手段,能够突破她周围的寒冰,却不能破解扑克的防御,那么这种穿透力的分辨准则其实就已经比较明显了。

陆凝启动了默的能力,黑色的薄纱笼罩在了她冰冷的铠甲之外,将一切踪迹全部隐藏在死寂之内。她慢慢地沿着建筑的阴影开始移动,不去顾及那些正在战斗的人,只是将目光锁定在了这个偷袭自己的家伙身上。

刚刚的影响看来还在,不过不要紧,陆凝现在精神异常兴奋,她的脑海里已经在编织对方的死亡了,每一种不同的死亡,每一种可能杀死对方的方法。她需要筛选出最有可能的,怪物和普通的生物不同,弱点不一定是人类的弱点。

再这样的谨慎行动下,陆凝已经靠近了对方所在的房屋下。

她听见了更多人的吼声,似乎有更多人正在靠近这里。其中她听见了熟悉的兽嚎和机械喷射火焰的声音,也对,阿克纳给的最后一张扑克被用掉了,他应该可以感知到方位。

只是,他们来了的话,那绮纱是不是……

陆凝刚刚想到这件事,就感到了在不远处传来的异常波动,天空中的云层之间出现了星罗棋布的光斑,一股熟悉的力量正在与她产生共鸣,耀眼的星光甚至让空间的错位感也开始衰弱,那映照在众人头顶的海也因为平分秋色的璀璨而失去了妖异的魅力。

“海洋,星空,真是美丽的场面啊。”

陆凝听到了一声感叹,那是亚历桑德拉摘掉面具之后的声音。尘世之埃就站在半空中,她的脚下踩着凭空出现的阶梯,她的声音传达到了这片区域的每一个人耳中。

话音刚落,空中忽然出现了无数的枝条,它们扯开了空间,然后立刻用嫩芽将不稳定的空间固定住,迅速拉扯出了一个空间裂缝,一身黑色礼服的绮纱从裂缝当中走出来,站在枝条构成的平台上,她的右手拿着一把带着嫩芽的剑状树枝,左手捧着一本褐色封皮的教典,身后的空间内,亿万星光正在倾泻而出,将她的周遭照得透亮。

“初次见面,来自异界的掠夺者。”亚历桑德拉笑着说道。

“你好,遨游于星海的尘埃。”绮纱瞥了一眼下方,然后才回应。

“一直置身事外的你,如今竟然亲临,看来您所思考的东西,应当有一个结果了吧?”

绮纱摇了摇头:“我有什么想法,没必要告诉一个仅仅是来取乐的人。”

“这种话从掠夺者口中说出来,还真是没有什么说服力。我们确实不在乎自己的目的能否完成,可是这不代表我们会接受一出无聊的戏码在眼前上演。”亚历桑德拉轻轻抬手,“让我们看一看吧。”

绮纱目光一瞬,而亚历桑德拉已经将手掌压下——“粒”。

无数细芒从她的手边散发而出,以完全无法确定的轨迹交织射击,绮纱左手将书本用力一合,一枚巨大的红色徽记出现在她面前,霎时间形成了极强的高温带,那些粒子立即坠入了高温当中,没有一个能够逃离出去。

而亚历桑德拉已将将手指从左向右划动,轻笑着发动了第二次攻击:“波。”

空气在一瞬间发生了剧烈的胀缩现象,完全无形的攻击从四面八方压迫了下来,绮纱微微抬头,挥动树枝剑,一剑劈下,那一瞬间,巨木的虚影在她身后浮现,通天彻地的枝干瞬间粉碎了周围空间的规则,然后立即以崭新的规则将其补充完全,而随着这一破一立之间,那被不正常力量压迫而成的攻击也连同规则一并消失了。

“我不喜欢浪费时间。”绮纱盯着亚历桑德拉,“要么全力出手,要么就别在这里拦着我。”

“哈。”亚历桑德拉轻笑,手指微微一弹,“别那么着急,我们可不能随便在这里出手,要给下边的人留一点空间。”

说完这句话,那只手指忽然虚无了一瞬间,而绮纱刚刚还没有特别集中的注意力立刻放到了亚历桑德拉的身上。

“真高兴你终于肯认真点了,【弦】。”

=

陆凝可不管上面神仙打架成什么样子了,现在怕是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边,那正好方便她去解决掉那只怪物。

越是靠近,就越觉得吵闹。她听到了十七八个声音在同时说话,乱得好像一个菜市场一样,还有一些打磨金属的声音。那只怪物庞大的身体几乎遍布在楼房的顶端,陆凝沿着楼梯走上去,在这种吵闹下,就算不开着默的遮掩功能也一样不会被发现。

陆凝甩了甩手臂,开始构筑仪式。她感觉自己身上大部分冬的力量都在流失,或许刚刚冬的落下已经让这个真言不再需要她了?不过也好,寒冷从自己体内抽离之后,烛光和沉默正在变得更加明显。

“把那个齿轮安装到那里!”

“笨蛋,那样就错了!”

“不要扯淡,那个位置哪给你留了装齿轮的地方?”

“枪托呢?你们把枪托扔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一群人的声音,叽叽喳喳,非常吵闹,但是陆凝已经看到了,这只怪物的每条手臂上都有嘴巴,正是这些嘴巴在没完没了地讲话。

不过没看到手臂上有眼睛,而且这只怪物正在专心地制作着什么,丝毫没有留意后方已经有人绕上来了。陆凝握紧了厨刀,慢慢靠近到了一个自己很有把握的地方,然后便扬起了胳膊,手腕用力——

刀在一瞬间掷向了怪物的后心,并且毫无阻碍地刺入进去。怪物一瞬间绷紧了躯体,那个脑袋也立刻扭了过来。

它看到了一缕烛光。

黄金色的镰刀锋刃瞬间抹过了它的脖子,完美的光弧将那颗脑袋扬向了天空,那双丑陋的眼睛里面似乎还留存着疑惑。

当然,陆凝并不认为这一刀之后就结束了,怪物的躯体还在蠕动,他的手臂也全部扭转了过来,仿佛关节并不存在一般,而且上面的嘴开始纷纷尖叫了起来。

陆凝落下,伸手握住了刺入怪物体内的厨刀刀柄,金色光芒灌注,强烈的火光立刻在怪物的体内亮起,从脖子的断面处立刻燃起了橘色的火光。

“好痛啊——”

“烧起来了!我们烧起来了!”

“枪呢?给她一枪!杀了她!”

陆凝发现这群嘴巴虽然吵得很凶,实际行动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两条没有嘴巴的胳膊迅速拿起了刚刚拼装的东西,几条手臂抓向了背后的陆凝,手中都抓着正在成型的匕首,稳定地指向她的脖子和心脏。

“哼……”

陆凝拔刀闪开,对方迅速一个转身举枪瞄准了她,同时有一只手抓住了飞出去的头,提着脑袋将眼睛转向了陆凝。

“你果然是很有寻仇心理的人。”

“被人阴了一枪,不报复回去可不是我的风格。”陆凝轻笑,“你是什么怪物?和别处见到的有点不同。”

“你还没见过伏行于光暗之间的混沌,因此才会对我们冠以怪物的名号。”

“是吗?”

枪声响起,陆凝也在一瞬间作出了回避,子弹没能命中,反而是一团火被陆凝甩出来,砸在了怪物身体下方,火焰瞬间燃烧了起来,不过旁边的手立刻抄起金属板子压了上去,很快就把火扑灭了。

“真危险!快杀了她!”

“你在瞄准什么啊!我们做个笼子把她关起来!”

说老实话,这怪物长得不是特别吓人,可是烦人的程度还真是陆凝见过的最闹心的一个。她的目光只盯着那个脑袋,一堆嘴巴只知道说话,也只有这只脑袋最重要,唯一一双眼睛就在这里。

刚才没补一刀把脑袋切了真是亏大了。

陆凝微微蹲伏,准备再找个机会把那个脑袋给切掉,怪物也再次举起了枪,瞄准陆凝。

而就在双方再次打算下杀手的一瞬间,脚下忽然剧烈摇晃了一下,仿佛是地震,但这震动感甚至让两人都没能保持住姿势。

“怎么搞的……”怪物咕哝了一声,陆凝却立刻一个打滚翻到了屋顶边缘,毫不犹豫地就从上面跳了下去。

这迅速的反应让怪物微微一愣,它立刻意识到陆凝大概是知道来的是什么,只不过这短短一瞬间的反应就让它失去了最佳的逃跑时机。

一阵轻风拂过,放在平时,这都是皮糙肉厚的怪物根本察觉不到的,但是现在,它感受到了这股风,以及随风出现的人。尹荷就站在它的身边,手里握着一把手枪,近距离抵住了它的脑袋。

“她她她什么时候出现的——”

“快杀了她!”

嘴巴们一起尖叫了起来,那只手臂也试图将脑袋提远一些,但是怪物立即发现,它的脑袋无法再指挥身体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怪物只吐出了一个字,一枚普通的子弹就击穿了它的脑袋,她的手枪威力不小,甚至震得她手都扬了起来,但火光也瞬间将那颗头轰得粉碎,什么都没剩下。

那吵吵嚷嚷的嘴巴们同时停止了叫嚷。

尹荷垂下手,大量锁链从四周探出,盘绕向怪物那已经停止活动的躯体,被锁链触及的部位立刻转为了深黑色,宛如阴沉的影子。脚下的房屋也开始慢慢抬升,成为了悬浮在空中的高台。

陆凝很有先见之明地从边缘跳了下去,此刻早就藏了起来。她偷偷看了一眼那只怪物的下场,再一次确定了尹荷的立场。

真是糟糕的情况,又一方势力加入了战局吗?而且目标显然不太一样。

底下正在交战的谢栖桐、翁存恤几个显然还没意识到尹荷的到来意味着什么,发现旁边一座房子化为石台升起的时候甚至还有些惊讶。

“别傻愣着!赶紧走!”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对爆炸头大叫了一声,爆炸头愣了片刻之后,马上转身,举起火把将一圈火焰盔甲罩在自己周围,放开步子往真言坠落的方向逃了过去。

“炉!炉大人!请照拂您的信徒吧!请让我们一睹您的真容,让我们领教您的伟大——”

砰!

一声枪响将他未完的祈祷扼杀在了喉咙的当中,尹荷已经掏出了另外一把枪,枪身瘦长,子弹无视了火焰盔甲的保护,直接穿透了爆炸头的颅骨。紧接着,地面上窜出了锁链,和刚刚不同的是,这一次锁链将爆炸头的尸体染黑之后,直接拖入了地下。

谢栖桐立刻伸手一推翁存恤,两人一左一右各自找了条路开始跑,而黑暗中的那个人也顾不上继续攻击,也往最黑的角落里面钻。

尹荷举了举枪,发现这几个人都已经逃出了自己的射击范围,便从高台上跳了下来,轻风拂过,减缓了她下落的速度,让她悄然落在了地面上。

高台正在往天空升上去,空中正在对峙的绮纱和亚历桑德拉同时躲开,绮纱目光一扫,看到了25号区的山顶上,有一个拄着拐杖的人正在目视着这个方位。

“看起来无论是你们还是我们,都没那么轻易能实行自己的计划啊。”亚历桑德拉笑了起来,“为了避免我们在这里失手,还是先离开这个令人不安的地方吧。”

“不安?我可不会不安。”绮纱将木剑指向了地面,丛生的枝丫向地面蔓延而去,她轻轻松开手,一份世界的力量随着树枝向大地落下。

亚历桑德拉也将手掌抬起,靛青色的光芒在手中凝实,化为银色的固液混合态,而且还在继续压缩,颜色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暗沉,宛如一颗正在燃烧殆尽的星体。

两人的目光再一次交汇,固然未分出胜负,但是谁也不想直面这个世界造就的力量。

“连接繁星的世界树!”

“爆发,物质。”

巨大的树干将茂密的根系重压在了地面上,就如同是一只巨手按入了大地之内,比刚刚的地震更加剧烈的震荡扩散开来,但紧接着,一道银亮的幕墙便向四面八方延展开去,一切被银色物质接触到的东西都在慢慢析出新的银色,这道幕墙准确地框定了月光山谷的各个边缘,将它封锁在了一片规则被篡改了的物质界之内。

银色外壳形成的一瞬间,陆凝就听到了一阵涛声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