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灰太狼小说网>修真武侠>诸天证仙录> 第4章 你是那家野妖?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4章 你是那家野妖?(1 / 1)

秦铮自得诀之后,日日苦练不辍,以期早日踏入炼骨境门槛,增加自身的保命能力。

只是这《玄武圣体》不愧是神魔真传,对炼骨所需的气血品质要求极高。

以秦铮如今武道先天大圆满,还隐隐溢出的气血体质,加上顿顿肉芝、山参药膳大补,一天也恰能修炼一次而已,再多,就会适得其反了。

而据商会和下属、官方反馈的情报来看,玄鹰部似颇有异动,想是离开战不远了。

而一时半会,炼骨也难有大的突破进展,故而他也是暗自有些心忧。

倒不是真的怕死。攀上老道的关系,就算真臭不要脸的缩在大后方窝着,西凤道地盘上,也没谁会来强迫他,最多不过是影响物议、风评罢了。

只是出于穿越者一贯的通病,火力不足恐惧症。对这种力有未逮,不能掌握全局的无力感,本能的觉得反感和不安罢了。

然而无论开心沮丧,太阳都照常升起,故而秦铮也只得强捺隐忧。一边吩咐麾下密切关注军机,一边盼望着老道承诺的修炼资源早日兑现。

一晃就是十余日之后,这天清晨,秦铮才做完早课,正欲回屋服用药膳,就听得远空传来一声嘹亮的鹰啼。

旋即,眼帘中就出现了一只青色大鹰,猛然飞来,在秦府上空一个急停,绕飞了三圈。

秦铮心中就是一动,莫非是来送药的,遂长啸一声,招呼了一下。

这大鹰一顿之下,就朝着练武场缓缓飞落下来。

随着距离拉近,秦铮细看之下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好家伙,只见这鹰身若壮牯,翼张约摸十丈左右,一对铁爪,隐隐闪光,让人一见之下,就会联想到杀伤力。

这巨鹰落地一滚,化为一个尖嘴猴腮,面目丑陋的青衣童子,嚷嚷道:“你莫不就是秦筝小老爷?”

“你是那家野妖,既敢来本少府上乱认亲戚?”

秦铮一听小老爷三字,心中就有底了,便喝道:“从实招来,不然老爷我正好一锅煮了,打个牙祭。”

这小老爷看来也个凶恶不忌口的,动不动就喊打喊杀……这鹰童子不敢怠慢,连忙从腰间摸出一个储物袋,叫嚷起来。

“可不敢乱认亲啊,我乃是奉了老爷法旨,来给小老爷送药的……”

秦铮暗道,常闻妖类质朴。除了血脉中有知识传承的上古异种,与那种久经世事的老妖之外,寻常山野小妖,是没有多少心机的。

所以仙道之士,素喜降服些野生妖类,收为坐骑,或为佣仆差遣。

如今一看果是如此,也懒得试探了,怕这鹰妖听不懂那些弯弯绕绕。

当下就接过储物袋,纳入怀中,直接问道:“来之前,观主老爷可有什么其他吩咐,比如限定你什么时候返回之类?”

说来只怪这厮的种族天赋实在是太好了,被秦铮瞧上眼了,这不是一架天生的生物智能直升机,逃命的最佳坐骑么?

鹰童子回道:“老爷吩咐了,让小的听小老爷吩咐。”

这鹰妖口齿也不甚灵便,说得跟绕口令似的,不过好歹把意思表达清楚了。

秦诤又问它有何喜好要求,没想这鹰童子没多少追求,倒是好养活,最喜欢吃肉,管饱就行。

秦诤便招来勇叔,当面吩咐了句鸡鸭牛羊啥的管够,尽管吃……这鹰童子就喜滋滋的跟着勇叔下去了。

安顿好鹰妖,接下来的日子里,秦诤就开始了嗑药大计,把两瓶淬骨丹和鹿参补元丹,磕得七七八八之时,总算勘勘冲破瓶颈,入了炼骨的门槛。

至于什么嗑药晋阶,根基不稳,体内丹药杂质沉淀之类的隐患,自然是顾不得了。

因为一晃就到了九月中,据商会方面传来的情报,苍鹰部蛮子已经做好动兵的准备了。本县防御苍鹰蛮的第一道防线黄羊凹,也与敌方斥候交火了好几次。

开战也就是这三五天的事了。

所以秦诤只是花了两天,稍稳固了一下境界,就狠心拜别泪眼婆娑,满怀忧心的老母。

带着秦勇和鹰妖,还有紫阳观派遣此次随军征战的五位同门,一起来到军营坐镇,主持大局。

好在月前仗着拜师青松老道的势,压服了本府黑白两道和军中少许刺头,粮草、器械等一应军资,已拔付到各关口,足够武扬军上下三月所需。

黄羊凹、滚石破和落马屿三道关隘,羸弱之辈和吃空饷的,也全都清了出去,补齐了实打实的战兵。

军资丰富,兵力满员,上下令行禁止,随军法师到位,后勤方也没人敢拉后腿——已经做好了如此多的战争准备,他就没想过此战会输。

不光秦诤底气十足。

此时大营中,除了在三关坐镇的守将没来之外,剩下的五个千户,以及在场的屯长,百户,幕僚文书们,都觉得心里有底,士气高昂。

皆是肃然静立,等待号令。

“秦信、秦勇何在?”

满身披挂的秦勇和另一位壮汉上前一步:“标下在。”

老爵爷手下,原先有忠孝仁义,礼智信勇八大家将,前四个于十年前随之一起战死,只剩下后四个。

秦诤正式接位之后,就把秦礼和秦智放了出去,做了防御苍鹰蛮的第二、三道关隘,滚石破和落马屿的守将,以便抓住军权。

秦信放在军营训练那一百练铁布衫、金钟罩的亲卫,秦勇放在身边随时听用。

这也是前写手的一次权谋、御下的小小实践——提拔嫡系,打压其他山头。

从这四年的反馈来看,效果还算不错。把武扬军的七成实力,牢牢抓在了手里。

秦诤伸手自案上抓过两枚令箭,扔了过去:“秦勇你领一百劲卒,巡查县城,安抚民心,见有城狐社鼠趁机作乱,就地格杀。秦信领一千骑军,做为机动力量,随军机而定。”

“末将、标下听令。”

再扔出去几支令牌,将巡营、后勤、情报等诸般事宜,一一发放给对应的专业人士负责。

安排好军机之后,方才冲着陪坐一旁的五位道人,温声道:“至于赤松、雪松二位师叔,还有三位师兄,也不是第一次随军了,俱是经验丰富,功勋卓著,我就不多说了。总之一切事宜,二位师叔看着办就是了!”

话说青松老道颇为给力,派来二松三鹤,二松俱是炼罡的境界,三鹤都有先天修为,都是修仙界的中坚力量。

赤松人如其名,身形高大,面如重栆,性格也颇为爽利,闻言哈哈一笑。

“师侄儿放心,下山前观主师兄特意交代过,务要保得师侄周全。”

言罢看向四位同门:“这样,师弟你贴身护卫秦师侄。云鹤、白鹤、丹鹤你们三个,去黄羊关,协助将士守关,贫道做为后备,随机应变,支援策应。”

雪松道人一身白袍,性子似乎颇为清冷孤高,也不回话,只是冲着秦诤点了下头,算是应承了护卫任务。

高人嘛,一般都是有点怪脾气的——秦诤不以为忤,连忙冲雪松道人和三鹤行了个罗圈礼。

“如此,就劳烦师叔和三位师兄了!”

三鹤回礼,连道同门之间,无需多礼之类。自去黄羊凹关隘协助守关不提。

三鹤走后,秦诤单独设宴招待二位师门长辈,然后各自安歇,一夜无话。

次日一早,秦诤才起床正欲洗漱,秦勇就急匆匆的闯进帐来。

“不好了,少爷,方才云鹤道长传来急信,昨夜丑时,蛮子发起夜袭,黄羊凹丢了,他们已护着残军退守至滚石关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秦诤大惊,连忙扔下脸盆,抓起外袍,套在身上,就往大帐奔去。

“二位仙长呢?”

“赤松仙长早已赶赴滚石关支援,雪松仙长在大帐等你……”

“这样,我先去见他,你先把汤师爷给我叫来,然后立马击鼓召集众将,拿个章程出来……”

“是!”,秦勇转身去了。

秦诤急忙忙来到大帐,就看见雪松道人端坐在太师椅上,还是一脸淡漠,看不出喜怒的样子。

秦诤连忙施礼,问道:“师叔,到底是怎么回事?以三位鹤师兄的功力和机变,蛮子纵是夜袭……”

雪松惜字如金的打断道:“灵御。”

这话回得没头没脑的,偏偏秦诤就听懂了,这位灵御上人,就是苍鹰部的三位大巫师之一。

西凉的大巫师,换算到大晋这边,就是先天以上,金丹以下的战力。云鹤他们虽然是紫阳观年轻一辈的佼佼者,但也不过先天左右而已。

武行有句俗话叫功夫高一线,那就没边了。遑论修仙界呢,修为差了一两档,抵不住对方也正常。

越阶挑战什么的,只会出现在名门大派弟子,对上那些没跟脚的散修之时。而西凉巫师,背后也是有宗门的,却不是那些杂牌水货。

秦诤想通此节,却又添新惑,以黑石府过往与西凉蛮的征战来看,一般来说,随军法师斗法,不会出现以大欺小的情况。

这倒不是说此界修士就如何品德高尚,讲风格啥的,而是双方都有宗门后台的,就算是没后台的散修,就不兴人家认识几个神通广大的道友么?

就不怕打了小的,来了老的?

摇人和叫家长这事,又不是啥密传绝学,谁都会的。

比如当年封神之战,若非玉清道祖拉下面皮,亲自下场以大欺小,玉虚弟子也有样学样,动不动就下死手,把碧游二代弟子杀得太狠了。

或许也不会气上清道祖,提起诛仙四剑大杀四方,然后把事情弄得一发而不可收拾,最后引起诸圣大战,把洪荒大地打得稀巴烂,分裂成诸天万界。

所以此界修士,都会吸取教训,一般都遵守通行的潜规则。至少在明面上,不会以大欺小,落人把柄,以免事态扩大,最终引发席卷修真界的浩劫。

见秦诤皱着眉头,雪松又淡淡的吐出两个字:“荒重。”

秦诤一激灵,反应过来了。可不是嘛,今年西凉牛羊减产得厉害,眼看就要入冬了,物资却欠缺得紧,急眼了。

所以灵御上人才给黑石府仙门这边传达出一个信息,显示己方的必得之心。

说白了,潜台词就是哥们儿今年冬天是过不去了,收成是养不活这么多人了。

总之咱们都是快要饿死的人了,不讲什么规矩了,不打算要脸了,也不顾忌什么后果了,怎么着吧?

你们要么就把这批多出来的人全都打死,要么你们就施舍批物资,让我们越冬。

当然,想明白归想明白,到底怎么应对逼急眼了的苍鹰蛮,是打还是破财免灾,这是仙门大佬们考虑的事情,轮不到小辈操心,总之跟着大佬的指挥棒走就是了。

再者赤松道人已赶赴滚石坡,纵是不敌灵御上人,也能够牵制住,暂时来说,滚石破还是安全的。

一念至此,秦诤心下稍安,总算是没那么焦急了,遂问道:“依师叔看来……”

雪松道人又吐出两个字:“五五。”

得,虽然这雪松说话的习惯很让人蛋疼,但这下秦诤算是彻底安心了,不管是赤松对上灵御是五五,还是雪松对上是五五,还是赤雪二松加起来……

不,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大,不然就不会是赤松一个人去了。

总之,不管是那种,苍鹰蛮不增加高级战力之前,滚石坡都稳了。

于是,等到三通聚将鼓响,幕僚汤师爷、信勇二家将,麾下诸将都赶过来后,秦诤也没打算和大家伙商量了,把军情通报给诸下属之后。

大手一挥:“本爵决意,尽起主力,兵发滚石坡。”

在场诸人最低也是个百人将,已经算是军伍中层了,自然是没有脑子不够数的,都能想明白这个道理。

苍鹰蛮摆明是抢不够越冬物资,或死不够人就不会罢休了,战争烈度,必然会比以前惨烈得多。

己方再像以前那样,留下预备队,三关分兵防御什么的,在战略上来说,意义就不大了。

不如尽起主力,汇兵一处,来个主力对主力,硬碰硬的干上一场。

只要消耗掉蛮子今冬养不活的那一部分人,对方自然就会退兵了。

当下众人皆是遵行,各自聚齐麾下兵员,带足军资。

八千余武扬军,除去三关驻守的四千五百人,大营剩下的五千余兵,皆于校场集合。

卯时三刻,三声炮响,大军尽数开拔,赶赴滚石关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