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灰太狼小说网>修真武侠>诸天证仙录> 第69章 六十七章:练兵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9章 六十七章:练兵(1 / 1)

随着秦诤正式定下,复兴社的各级组织框架。复兴社上下,也是人心一定,心中有底!

把草台班子正规化。这就证明,这个武力通天的社长,是把复兴社当做正经势力来经营的,而不是过家家!

拟定后勤、武力、商务、情报,外交,这五大部门架构与各自的主事之后。

随即,秦诤又宣布,以余杭为复兴社主舵,原三大帮的各级分舵,全都视情况而增减。以闽粤越这境内水道纵横,临海的东南三省,各自境内连通多处支流水道的枢纽、关键要害之处,设置分舵。之外的其他分舵,一概撤销。

话说自秦汉以降,一直到隋唐。华夏的核心精华之地,都是在北方。比如齐楚燕韩赵魏秦,这战国七雄。倒有六个,地处北方。

南方的开发程度,相比之下,一直有所欠缺。岭南,到了唐宋,都还是流放政治犯的偏远蛮荒之地。

南方的精华,也就荆楚、吴越之地。故而直到唐宋之时,天下精华之地都是两河、关中。一直到明朝,才开始大规模开发湖广,才有“两湖足,天下熟”之说,才成为天下粮仓。至于云贵黔等地,都是偏远山区,名义上属于朝廷,实际上却为原住民土司所占据!

故而秦汉以降,一直到唐宋,都以北方实力为大,南方相对较弱。历来占据南方者,都只能偏安一隅。

比如从春秋五霸之楚国开始,到战国吴、越。再到三国时的吴、蜀;再到东晋,梁朝,南陈,南唐;以及后世的南宋,乃至南明。凡是呈南北对峙之势者,都是以北伐南,而天下一统。未见南方北伐成功者。

二千年封建社会,以南统北者,唯有洪武大帝朱元璋一人,只此一点,朱元璋就当得起千古一帝!还有一位,就是后世凯申公,发动北伐,达成名义上的统一。

为何自秦汉以降,二千年间,北方一直强于南方?

只因古代是农耕社会,而农耕决定于水利。秦国修建郑国渠,才有关中千里沃土,奠定秦国横扫六国的最初物质基础。同时也使关中成为帝王之基!

巴蜀有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,才使巴蜀成为天府之国,加之蜀地交通不便,易守难攻,才使蜀地成为一方最佳的割据之地,才有历代季汉、后蜀等割据政权。不过蜀地的缺点就是只能割据,难以打出去。

而河南河北,地势平坦,籍黄河灌溉之利,便于耕种,直到后世,亦是产粮重地。

故而洛阳,长安,是历史上做为都城,次数最多的两个地方。

而南方虽然河流众多,水力充沛。但一则古代可没有袁爷爷,常规稻产量不高。想想古代“麻黍稷麦菽”,或“稻黍稷麦菽”这五谷之说,一种直接没有水稻,一种水稻之占其一,其他的主产地,全在北方。就知道了。

二则古代南方地处湿热,多水多山,瘴毒瘟疫之气,加之古代长江多次改道泛滥,所以相比之下,生产力不然北方。直到明清,因为北方开垦砍伐过渡,水土流失,才渐渐把重心偏向南方。

当然,万物负阴而抱阳,凡事有都是利弊一体,没有绝对。即便是在隋朝,南方也有他的优势,那就是水运和海运。

一可籍此与南洋各地通商,赚取高额利润。二来,若是造船业和后勤跟得上,也可籍水路,攻伐北方。水路运输,耗费的人力物力,比起北方车马劳顿,要小得多,省力得多。

有鉴于此,秦诤才把总舵设在余杭。再把东南数省水道枢纽之地,设为分舵,全占据下来。

一是因为余杭,乃古吴越的精华之地,在此时的开发程度,远比广东、福建要高。二则是余杭离出海口近,方便把水运这个优势,完全的利用起来。

安排好集团势力架构后,秦诤就对着彭老三,还有剩下的七八个先天级,说道:

“接下来,咱们就要竖起大旗,招兵买马,把护卫武力这块,搞起来。你们都去拉人。能拉来一百人,本社长就封他做队正。拉来一千人,就是校尉。谁能拉来一万人,那他就可以做将军。”

话说古代经营势力,主要是以乡党、宗族为枢纽,比如刘邦手下的萧何,曹参,樊哙等,就全是当初陪他在沛县一起吃喝玩乐的乡党。曹操起家最初的老本,全是夏侯家的自家兄弟。

即便是到后世,宗族势力虽然衰微,但这个乡党,仍然是区分势力派系的主要标志。比如义务商,温州炒房团,莆田系医院等,都是以地域乡党为标志的人事利益集团。

当然,眼下秦诤的手下,也没几个出身大族的。

虽是杨坚建隋之后,废除了九品中正制。但此制毕竟已经盛行了数百年,早已是根深蒂固,一时间,也是难以断根。现在有所谓的四大门阀,就不说了。就是到了唐代,也还有所谓五姓七家的世袭士族,九品中正制流毒之深,之顽固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所以秦诤一干手下,除了宋阀中人外,其他全是些泥腿子,或寒门小地主出身,不然,早就各自做官去了,也不会来混江湖了。

当然,这一干小弟,各自的宗族势力固是靠不住,但谁没有几个老乡不是?把这七八个先天级全放出去,各自去拉人手,不用多久,就能拉来万余大军。

吩咐此事后,秦诤又对排名靠前的几位副社长,吩咐道:“裴岳、裴炎,韩盖天。还有云玉真,游秋雁。你们都早日把架子给我搭起来。使帮务早日走入正轨,正常流畅运转!”

“是!”

“吾等紧尊社长谕令!”

“散会。”,秦诤宣布散会。

想到即将招兵买马,扩充兵力。这一大帮子人吃马嚼的,每日光是口粮,就是耗费不少。所以当日在山城和宋缺提的打下几个粮仓的目标,可以提上日程了。

当下就叫住彭老三:“老三等一下,带上几百精干弟兄。随我去拿下余杭的粮仓。”

余杭仓离驻地不远,有一千隋军镇守。话说以秦诤的武力,自然是轻易就震慑住看守粮仓的隋军。将粮仓占据了下来。

此粮仓占地数里,原本藏粮数百万石,经余杭官府数年日常消耗与贪腐之后,却也还有着百余万石的陈粮和新粮,就算复兴社扩军十万,也够吃过一年半载的了。

秦诤不由叹道,杨广真是败家子!隋朝之亡,非亡于天灾,也不是土地兼并。完全是人祸!

杨广开科举,修运河,征高丽和修征伐突厥的兵道,从政策层面上来说,非但没错,反而称得上英明。错就错就在杨广这人好大喜功,太过于急功近利,意图把本该是几代人做的事,在短短十余年全部做完。

以致消耗民力太过。弄得士族和草民一起离心,天下人人皆反…可谓功在千秋,而害在当代!

李世民就吸取教训。开科举,征高丽,平突厥。实际都是重复杨广的政策方针,但他徐徐图之,避开了杨广踩过的雷,所以才成为千古名君,缔造了贞观盛世。

秦诤站在巨人肩膀上,自然不会这么玩!

占据余杭仓,得粮百余万石。有了扩招的底气和实力。便竖起大旗,招兵买马。

话说他以前想起大唐,只注意到徐子陵寇仲转战天下,从一介小白成长为绝顶宗师的奇遇、风光。

只看到师妃暄,石青璇,商秀珣,尚秀芳,宋玉致,李秀宁这些风情各异的绝色美女,各自的风采风姿。

只看到三大宗师,天刀宋缺,邪王阴后,四大圣僧,这些绝顶高手。纵横江湖,举足轻重的威风得意。

何却是忽视了这是一个,反贼四起,处处烽烟,演义中称为“三十六路反王,七十二路烟尘”,大隋士族民间的杰出人物,自相残杀征伐,人命如草芥的乱世。

何曾注意百姓朝不保夕,民不聊生的惨状?

来到大隋之后,才发现,吃不上饭,活不下去的人,多的是!

所以他占据余杭仓,竖起大旗之后,一干手下为了当上将军,都各自卖力的去呼朋唤友,前来加入复兴军。一传十,十传百,到最后,就变成了十里八乡活不下去的老百姓,俱是蜂蛹而来,只是短短数日,竟然就聚集了十余万游民。

其中多是拖家带口,不乏白发苍苍的老人,还有妇孺幼童之辈,一个个俱是衣衫褴褛,骨瘦如柴,面黄肌瘦,神情畏缩。

秦诤纵是铁石心肠,见到这一幕,也不禁有些不忍!

不由暗叹道,以前自问自家若是穿入大唐,第一反应,都是想到夺四大奇书,与此世高手争锋,泡美女,简直爽歪歪!

有几次想到只手挽天倾,结束此乱世?

一念至此,不由有些惭愧,既然有缘来到此世,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他还是想做点男人该做的事情的。

当下,就派人架锅熬粥,再派百余手下,各持一面铜锣,一人负责一段。号令这些游民排队,有序领粥果腹之后,再划出几个营帐,暂时将这批难民安顿下来。

随后,就开始从这些难民中,挑些年轻的,收入军中。凡是独生子者,俱是一概不收。家有一兄一弟者,留其兄。有兄弟二人以上者,视情况收下一二个。

同时把这些入选者的家属,老弱妇孺之辈,都安排进复兴社,做些熬盐,砍柴,烧火做饭,洗衣洗菜之类,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如此这般,从这帮流民中,共择得“精壮”一万五千余,编成一个军团。

另有会瓦工,木工,打铁之类,有一技之长的“高端人才”千余,都一概收入军营,做为技术兵用。老的就让其带徒弟,年轻的就让其做事。

鉴于袁某人在天津小站给满清练兵,结果把自家练成洪宪皇帝。凯申公在黄埔给逸仙翁练兵,结果把自己练成总裁。

当下秦诤就住在兵营,自己亲自练兵。

话说,其实他也不怎么会练兵,但他知道排队列、令行禁止之类,众所周知,老生常谈的东西。

因为这些“精壮”出身贫苦百姓,俱是面带菜色,长期营养不良。所以秦诤暂时也没练跑步、拉练那些。只是暂先练基本的阵形,让这些才从百姓化为大兵的“精壮”们,熟悉号令,军法之类。

鉴于这些人都没读过书,左右不分,秦诤从后世“一只脚草鞋,一只脚穿布鞋”区分左右的的段子中,得出灵感,就将这一万多“精壮”,右脚统一捆上一条草绳,才解决了左右不分的问题,堪堪把队列号令训练,进行下去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